按Ctrl+D即可收藏中国服务文化网
率先出版李白诗集的赵州人李阳冰是唐代著名文字学家书法家

        

导读:在我国,唐代诗仙李白可说是个妇孺皆知的人物,他“辞亲远游,南穷苍梧,东涉溟海”,游踪甚广,一生中留下无数名篇佳作。但说起为李白编成《草堂集》十卷,让这些诗作流传而做出巨大贡献的赵州人李阳冰,就鲜为人知了。李阳冰正如当今报刊社的编辑,在中国古代文学的舞台上,充当了为他人做嫁衣的幕后英雄。

在我国,唐代诗仙李白可说是个妇孺皆知的人物,他“辞亲远游,南穷苍梧,东涉溟海”,游踪甚广,一生中留下无数名篇佳作。但说起为李白编成《草堂集》十卷,让这些诗作流传而做出巨大贡献的赵州人李阳冰,就鲜为人知了。李阳冰正如当今报刊社的编辑,在中国古代文学的舞台上,充当了为他人做嫁衣的幕后英雄。

李阳冰是唐代赵郡平棘(今赵县)人,字少温。约生于开元八年(720年),唐肃宗乾元二年(759年)任缙云(今浙江缙云县)令,宝应元年(762年)为当涂(今安徽当涂)令。曾隐居丽水县东北的吏隐山,又转徙吴越等地。后为集贤院学士,贞元初官至秘书少监,大约就卒于秘书少监任上。他和李白的交往是在其当涂令任上。他们之间的相处也就一年左右的时间,正是这短短的一段交往,成就了中国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。

唐代著名文字学家、书法家李阳冰是当涂历史上最著名的县令之一,历来被列为当涂第一位名宦。李阳冰生前对大诗人李白的诗文和处境极为爱慕和同情。李白晚年居住当涂直至病终,与李阳冰在当涂任县令密切相关。李阳冰亦因替李白辑成了最早的诗文集《草堂集》十卷,并为之作《序》而闻名于诗坛。

李阳冰,唐代文学家、书法家。字少温,汉族,谯郡(治今安徽亳州)人。祖籍赵郡(治今河北赵县),李阳冰五世祖李善权为后魏谯郡太守,将家徙至谯郡(治今安徽亳州),于是在安徽亳州一带有了赵郡李氏的后裔。寄寓云阳(今陕西泾阳)。初为缙云令、当涂令。李白族叔。为李白作《草堂集序》,后官至国子监丞、集贤院学士。世称少监。兄弟五人皆富文词、工篆书。初师李斯《峄山碑》,以瘦劲取胜。他善词章,工书法,尤精小篆。自诩“斯翁之后,直至小生,曹喜、蔡邕不足也。”

他所书写的篆书,“劲利豪爽,风行而集,识者谓之苍颉后身。”甚至被后人称为“李斯之后的千古一人”。

1肃宗乾元年间(758—759),曾任缙云县令。上元二年(761),迁当涂县令。代宗大历初(766),擢任集贤院学士。建中初年(780),领国子丞,官至将作少监。阳冰善词章,“秀句满江园”;工篆书,“笔法妙天下”。论者以“虫蚀鸟迹语其形,风行雨集语其势,太阿龙泉语其利,崇高华岳语其峻”,赞其书法,谓“唐三百年,以篆称者,唯公独步。”

李阳冰所书的石刻很多。其中如浙江缙云的《城隍庙记》、福州乌石山的《般若台题记》、广西桂林的《舜庙碑》、湖北武昌的《怡亭铭》、陕西西安的《颜帷贞庙碑额》等。尤其安徽芜湖十二中学校园的《谦卦碑》,是李阳冰在任当涂县令期间,应友人之请所书而刻于石的。此碑为篆书,气势犀利,风骨遒劲,笔法雄健。唐时散落民间,明初芜湖王氏于当涂城内获得,将碑转至芜湖秘藏家中。至明嘉靖四年(1525),始由芜湖关监督张大用从王氏家中移立于学官,并为之题跋云:“阳冰篆书祖秦相斯,而笔力过之,舒元舆辈论之详矣。是刻藏芜湖王氏,国初得之当涂县治,风骨雅健,卓越有古意。”可惜这“题跋”碑石在“文革”动乱中毁坏无存,而《廉卦碑》至今仍存。

唐上元二年(761),晚年的李白穷困潦倒,从金陵(今南京)来到当涂,投奔从叔李阳冰。起初,李阳冰不知道李白的窘境和来意,当李阳冰送李白上船告别时,见到李白的《献从叔当涂宰阳冰》诗后,才又把他挽留下来。诗中首先对李阳冰的才华进行了赞扬,说:“吾家有季父,杰出圣代英,虽无三台位,不借四豪名。激昂风云气,终协龙虎精。弱冠燕赵来,贤彦多逢迎。鲁连擅谈笑,季布折公卿。”他认为李阳冰为人耿介,才高出众,从小就受到家乡贤士的器重和赏识,许多贤达名士都愿意与他交往,说他既不依附权贵,又具有英豪之气。接着他又在诗中对李阳冰在当涂的政绩进行了颂扬与评价。说“宰邑艰难时,浮云空古城。居人若草,扫地无纤茎。惠泽及飞走,农夫尽归耕。广汉水万里,长流玉琴声。雅颂播吴越,还如太阶平。”他认为李阳冰在安史之乱后来到当涂,临危受命,治理有方,惠泽遍施,政绩卓著。最后才在诗中陈述了自己无所依归的困难处境,说:“小子别金陵,来时白下亭。群凤怜客鸟,差池相哀鸣。各拔五色毛,意重泰山轻。赠微所费广,斗水浇长鲸。弹剑歌苦寒,严风起前楹。月衔天门晓,霜落牛渚清。长叹即归路,临川空屏营。”从诗里看出李白分明是在冬天由金陵来当涂访问阳冰的,因为在金陵靠朋友的周济已不能维持生活,所以才来当涂求靠。而李阳冰则气度轩朗,竭力相助,待友以仁,使李白晚年终于有了一个栖身之所和归宿之地。

李白寓居当涂后,与李阳冰在县署和山间时相过从,屡有聚会。他看到当时的李阳冰,是“高歌振林木,大笑喧雷霆。落笔洒篆文,崩云使人惊。吐辞又炳焕,五色落华星。秀句满江国,高才天庭。”说阳冰不仅书法有独到之处,而且所写的诗文也十分艳丽华美。为了表达对李阳冰的敬慕,他还专为李阳冰写了一篇《当涂李宰君画赞》,赞云:“天垂元精,岳降粹灵。应期命世,大贤乃生。吐奇献策,敷闻王庭。帝用休之,扬光泰清。滥觞百里,涵量八溟。缙云飞声,当涂政成。雅颂一变,江山再荣。举邑舞,式图丹青。眉秀华盖,目朗明星,鹤矫阆凤,麟腾玉京,若揭日月,昭然运行。穷神阐化,永世作程。”这篇赞文不仅表达了李白对李阳冰怀着十分敬慕的心情,而且为李阳冰这样有谋略、有胆识、有政绩的人,在国家动乱、世道衰微的情况下,不能大显身手、施展抱负而惋惜。

唐代宗宝应元年(762)十一月,李白一病不起。在病榻将自己的诗文草稿交给李阳冰,请他编辑作序。后来李阳冰将其诗文辑成《草堂集》十卷,并为之作《序》。阳冰在《序》中说他“临当挂冠,公又疾亟,草稿万卷,手集未修,俾予为序”。这是说李阳冰在“临当挂冠”正要罢职的情况下,还为李白编了集子,写了序言。他在序言中除对李白的家世、生平、思想、性格、交游等情况作了扼要记述外,同时对李白的著述情况和诗文成就作了高度评价。他称李白是“千载独步,唯公一人”,“唯公文章,横被六合,可谓力敌造化欤!”

2人物成就

作品

《三坟记》,唐大历二年(767年)刻。李季卿撰,李阳冰书。《三坟记》为李阳冰代表作。在唐代篆书中,李阳冰是成就最高的。谓之“铁线描。”《三坟记碑》承李斯《峄山碑》玉筋笔法,以瘦劲取胜,结体修长,线条遒劲平整,笔画从头至尾粗细一致,光滑洁净,婉曲翩然。

清孙承泽云:“篆书自秦、汉以后,推李阳冰为第一手。今观《三坟记》,运笔命格,矩法森森,诚不易及。然予曾于陆探微所画《金滕图》后见阳冰手书,遒劲中逸致翩然,又非石刻所能及也。”清康有为认为《三坟记》以“瘦劲取胜”。当代书法家王南溟先生曾撰文评介李阳冰的小篆:“线条或如垂柳之摇曳,或如流云之舒卷,洋溢著一种抒情的气息,代表著小篆书法在唐代复兴的文采风流。”传世刻帖有《三坟记》、《城隍庙碑》、《谦卦铭》、《怡亭铭》、《般若台题名》、《吴季札墓志》等,均为后世翻刻本。

石刻书法

李阳冰性喜刻石,颜真卿所书之碑多请他篆额。他的著名书作有《三坟记》、《怡亭铭并序》、《城隍庙碑》、《易谦卦》、《滑台新驿记》等。其中《易谦卦》笔法尤为瘦健。清代王漱《竹云题跋》称它:“运笔如蚕吐丝,骨力如绵裹铁。”

3艺术成就

李阳冰主编李白诗集《草堂集》并为序。李阳冰在唐代以篆学名世,精工小篆,圆淳瘦劲,为秦篆一大变革,被誉为李斯后小篆第一人,对后世颇有影响。自秦李斯创制小篆,历两汉、魏、晋至隋、唐,逾千载,学书者惟真草是攻,而篆学中废。李阳冰尝叹曰:“天之未丧斯文也,故小子得篆籀之宗旨。”李阳冰曾刊定东汉许慎所著《说文解字》为二十卷,但对原书的篆法和解说都大加改动。此后,许慎的原本渐渐消失,而李氏刊本则盛行。直至宋代初年,徐铉奉诏校订《说文解字》,对原书内容进行了整理,才大致恢复许著原貌。

李阳冰以篆书为己任,始学李斯《峄山碑》,承玉筋笔法,然在体势上变其法。线条上变平整为婉曲流动,显得婀娜多姿。《金壶记》称“阳冰尤精书学,豪骏墨劲,当时人谓曰笔虎。”张旭的笔法也曾得到李阳冰的传授。暮年所篆,笔法愈见淳劲。自称:“斯翁(李斯)之后,直至小生。曹喜、蔡邕不足道也。”康有为《广艺舟双辑》称其为:“以瘦劲取胜,若《谦卦铭》,益形怯薄,破坏古法极矣。”

当时颜真卿所书之碑,必请李阳冰用篆书题额,可见其篆书影响的深远。大诗人李白有诗云:“吾家有季父,杰出圣代英”、“落笔洒篆文,崩云使人惊”,说明李阳冰的篆书确实取得了较大的成就。清代孙承泽在《庚子消夏记》中也称,篆自秦汉而後,推李阳冰为第一手,可见对其评价之高。

李白是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,盛唐诗潮波澜壮阔,气象万千,而其中最为引人注目、动人心弦的,当属李白的创作。李白的一生,绝大部分却在漫游中度过,游历了许多名山大川,写下了大量赞美祖国大好河山的优美诗篇,借以表达他那种酷爱自由、争取解放的蓬勃精神。他对自己人生道路的设计是分两步走的,首先是建立奇功伟业,而功成之后又不贪恋富贵名位,依然四海为家。

天宝元年(742年)秋,在玉真公主荐引下,李白被召至长安,供奉翰林。唐玄宗对他的赏识,却遭到宫廷权贵们的忌恨,继而是谗毁。以他纵放不羁的个性以及以布衣之身而藐视权贵的思想意识,决定了他不能见容于权贵,天宝三年春,李白弃官而去,继续他的流浪。安史之乱发生后,李白感愤时艰,参加了永王李璘的幕府,满怀热忱毅然从戎。不料,永王与肃宗发生了争夺帝位的斗争,李璘兵败被杀,李白受牵累,流放夜郎(今贵州境内),途中遇赦放还。唐肃宗上元二年(761年)秋天,已近六旬的李白,落魄飘零,抱病投奔时为当涂县令的李阳冰。

李阳冰与李白同姓。李白以李阳冰辈份较高而认其为族叔,并作《陪族叔当涂宰游化城升公清风亭》、《当涂李宰君画赞》等诗赞之,在《献从叔当涂宰阳冰诗》中李白写到:“吾家有季父,杰出圣代英。落笔洒篆文,崩云使人惊。”这样,他们的友谊中又增添了一种血浓于水的同族亲情。来到当涂的第二年,李白病情日益加重,自知将要离开人世,便写下了《笑歌行》、《悲歌行》。临终前赋有《临终歌》:“大鹏飞兮振八裔,中天推兮力不济。余风激兮万世,游扶桑兮挂左袂。后人得之传此,仲尼亡兮谁为出涕?”十一月,病死在当涂,终年61岁。临终前,李白将一生的诗作托付给李阳冰,李阳冰果然不负重托,精心将李白诗稿编成《草堂集》10卷,并为其撰写了序言。盛赞李白完成了初唐以来诗歌革新的历史使命,称李白“自三代已来,风骚之后,驰驱屈、宋,鞭挞杨、马,千载独步,唯公一人。”对李白诗文扫梁、陈宫掖之风予以充分肯定,“陈拾遗横制颓波,天下质文翕然一变。至今朝诗体,尚有梁、陈宫掖之风,至公大变,扫地并尽。”

李白的诗穿越历史的时空走进现代人的生活,像一条流淌了1300多年的河流,始终跳动着生命的浪花而永不枯竭,除了诗本身具有相当高的思想性和艺术水准外,但在功劳簿上为李阳冰记上浓墨重彩的一笔。